管理机构:中国书画交易中心管理委员会 百年服务 分部管理 服务团队 留言&反馈 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繁体版 英文版 日文版

小时
中心首页 | 中心服务 | 交易直通 | 交易快报 | 高级查询 | 资讯中心 | 名家名作 | 经典欣赏 | 画廊联盟 | 拍卖机构 | 金书院藏 | 手掌笔画
名仕席位 | 太阳席位 | 金星席位 | 意境席位 | 钻石席位 | 翡翠席位 | 黄金席位 | 现代艺术 | 军旅艺术 | 巾帼风采 | 杏坛艺术 | 交易申请
名家油画 | 名家书法 | 名家人物 | 名家花鸟 | 名家山水 | 名家水彩 | 名家版画 | 名家年画 | 名家剪纸 | 名家工笔 | 名家写意 | 名家烙画
名家国画 | 名家篆刻 | 名家工艺 | 名家彩墨 | 名家丙烯 | 名家漆画 | 名家摄影 | 名家铁书 | 名家金箔 | 名家瓷板 | 名家现代 | 名家雕塑
名家紫砂 | 名家木刻 | 名家微雕 | 名家水墨 | 名家水粉 | 名家钢笔 | 名家漫画 | 名家帛画 | 古董翠玉 | 藏品专卖 | 书画视窗 | 玉石销售
 您的位置: 首页 >> 资讯中心 >> 行业动态
艺术品炒作 应有矛有盾
2017-12-29  来源:中国书画艺术品服务中心www.sh1122.com 吕源
【字号   打印 关闭 

    艺术品炒作 应有矛有盾

 

艺术名家,名家艺术的炒作,一直是书画艺术领域每个艺术人绕不开的主旋律。

每个从事书画艺术创作或研究的人,总是期望自己能够一炮大红或一鸣惊人,从感情角度我是可以理解的,也赞成并支持,且十五年来也是一直秉承中国书画艺术品服务中心www.sh1122.com名文化·寻在世界·寻在中国之“发现”“挖掘”“品鉴”“推崇”的信念而执着地等待着某位书画艺术家能够这一辉煌时刻的到来。

 然而,书画艺术行业中诸多的院长、主席等官本位营销、100家、前十名、巨匠等强上位营销,什么解放战争、中美建交等挂靠营销,更甚什么高官合影、大家比肩碰瓷式营销等等等等,花样层出不穷,但总脱不开狐假虎威的影子,不能从艺术本身的价值中所觉醒。中国书画艺术品服务中心www.sh1122.com超强服务版块“走上艺术的神坛”的艺术创作功力水平的对比擂台,开发十年来,只见文字语言自我吹捧的晴天扎雷,少见能潇洒用自己的作品用以真刀真枪地PK。

最近偶见一文章,深感艺术炒作之精髓,分享给大家,共同领悟一下艺术炒作的精美瞬间。

毛笔画墨线,身价抖上天,,满纸一条线,一尺一金砖。

 故事节选自冯骥才先生的中篇小说《阴阳八卦》

 “转天狗剩就带来一位画家,跟随八哥一齐来到萃华斋。这人又高又瘦又干又脆一根细麻秆儿;小脑袋顶大赛个茶壶,眼珠赛玻璃球,有眼无珠,亮而无神;耳朵好比俩蒲扇,脑袋后一根猪尾辫,可是前额发短,梳不到辫子上去,四散开一片黄毛。袍子赛卦摊的帐子,有土有泥有洞有补丁,细赛枯枝的手攥卷画儿。

 影儿悄悄对灯儿说:

 “哪儿弄来这臭要饭的,小脑瓜赵璧吧!这份德行还画画,拉屎都拉不成堆儿。”

 惹惹和九九爷马上绕出柜台迎客。

八哥对九九爷说:

“这位在咱天津卫画界唱头牌,大名齐天的尹瘦石,尹七爷!”

 惹惹不懂书画里头的事,听说名人就高兴,行礼请坐招呼小伙计烟茶侍候。九九爷压根儿没听过这姓名,以为自己多年蹲在铺子里,不闻天下事,怕对方怨怪,也是赶紧客套寒暄说好听的。可再瞧这人这打扮,不赛有身份的名人也不赛玩风流的名士,倒赛一个穷鬼。

 “看看画吧!”九九爷说。

 “对对。瞧瞧墨宝,饱饱眼福!”惹惹乐呵呵说。

 这尹瘦石把扎画的红线绳解去,剥开包画的破毛头纸。这纸满是墨渍色渍水渍,原是作画时垫在画下边的衬纸。惹惹忙帮忙,捏着卷首,一点点打开画卷儿。先露出一个粗笔写意勾勒的童子,倒还有味儿。这童子手里拿根绳子,下边画上只有这绳,一根线儿。画打开一半,还是条线,这线就没完没了。愈急着往下看愈没东西。直打到另一端,才现出一辆小车,车上十八个金元宝。画上题四个字:天天进宝。

 九九爷看画时,脸上的肉堆在颧骨上,等着看完好赔笑捧场。可看到这小车,一脸肉刷地掉下来,落下巴上。心想糟了,这穷鬼多半财迷疯了,一根线画了一丈长。惹惹看不出门道也看不出热闹,却一个劲叫好。只叫好,却说不出好来。再瞧尹七爷,只能瞅见尹七爷的鼻子眼儿,这架子比总督老爷还大。九九爷不敢多言,寻思一下说:“这好的画,还是快给买主送去吧!”惹惹也要随去,跟着名人威风威风。九九爷暗暗揪住惹惹后腰,示意他别动,心想这下可要砸锅。

 不出九九爷所料,画拿进韩家,老爷就火了。说画上嘛都没有,一尺一根线就要十两银子,是画钱还是纸钱?管家把这话原封不动告诉八哥。八哥笑道:

 “要是蒙人赚人,萃华斋一百年前就关门了,还能火火爆爆干到今天?实告诉您——今儿送这画,不为了钱,倒是想叫您家老爷在天津卫落个懂眼识货的大名。这位尹七爷是藏在水底下的龙,躲在云后头的凤,能耐比谁都大,可他宁肯在家吃窝头酱萝卜,也不肯在世面瞎掺和。在尹七爷眼里,那些画画的名人没一个靠真能耐吃饭,多半是唬。一小点盐粒一大盆白水,冲一锅汤。我跟他一提您韩家老爷,他才肯提笔。人家封笔多年,笔头都搁硬了,还是我帮人家拿热水把笔头泡开的呢。尹七爷有能耐不露,今儿露就露这条线,我问您,天津卫有谁能一条线画一丈长?”

 管家也不懂,不懂只好傻点头。八哥气不断话不断接着说:

 “尹七爷说,请您家老爷邀来天津卫名人,一齐作画。只要有一位能画出这条线,他分文不取,天天拿扫帚给您扫大门口。老管家,这事干得过,要是尹七爷把那帮混吃混喝混名混日子的废物斗败,您家老爷可就声名大振,天津卫八大家,除您老爷哪位还懂字懂画?”

 八哥这套话给传进去,韩家老爷立时应了,出帖子真的把天津卫画界名人请进家门。连大名赛日月的张和庵、马景韩、黄益如、黄山寿、吴秋农、王铸九、方药雨全到齐了。似乎不来就没能耐,来了也要瞧瞧这土里冒出来的狂夫有嘛拿手本事。当下,轿子停满院,人坐满厅。尹七爷坐在一边,没人理他,好赛理这无名之辈就矮一截;墙上挂着尹七爷的《天天进宝图》,各位一瞅就赶紧扭身回身背身,好赛多瞧一眼就给这一介草夫添点神气。名人交名人,名人看名作,名借名,名托名,名仗名,名添名。只有八哥站在尹七爷身后,照应着这位打擂来的奇人。

 大厅当中摆一条黄花梨木大条案,桌帮桌角桌边桌腿全刻花镶花镂花,大户人家那份讲究无所不到就别提。案上铺张丈二匹大纸,四角拿铜龙铜马铜狮铜虎压住。一端摆着水盂色碟笔筒砚台,别说韩家向例不弄笔墨丹青,家伙样样是头一流,阔也压人。一方二尺见方长眼大端砚,满汪着墨汁。作画不用宿墨,这是叫两个小丫头起五更研出来的。墨用明墨,墨赛漆,亮赛油,墨香满室,淹过盖过浓过香过窗根下八大盆蜡梅的味儿。

 韩家老爷把话一说,居然没人上前,不赛平时雅聚,你出两管竹我落一块石他甩几条水纹再添个虫儿鸟儿鱼儿。尹七爷只管一边喝茶,好赛等着瞧小孩子们玩耍。还是方药雨有根,上来一捋袖子就干,先打右边几笔画个蜘蛛网,跟手打网里拉出一条蛛丝来。众人点头称好叫妙喝彩助威,恨不得他一下打败那无名小卒毁了完啦。可是这条蛛丝拉到四尺开外,笔头就挺不出,线条也塌下来,再一顶劲,忽叫:“笔没墨了。”只好搁笔,脸赛红布。

 众名人不吭声,脸上无光。韩家老爷却面上有光。他是尹七爷的伯乐,名人无能,他才出名。他说:“哪位再来。”并叫用人们撤画换纸。

 黄山寿笑了笑,走到案前,把长长胡子一挽,撂在肩上,捉笔就来,先嘛不画,只画一线,打右朝左,赛根箭射过去,出手挺奇,一下把众人招得拥上前。黄山寿与吴秋农不同,吴秋农擅长小写意花鸟,平时顶大画二三尺的条幅;黄山寿是山水出身,动辄六尺中堂,粗笔泼墨,一气呵成,向例以气取胜,可那是连笔带墨一大片,笔不足,墨可补。当下这大白纸上,好坏全瞧这条线,无依无靠无遮无掩无藏无掖,好赛唱戏没有胡琴锣鼓帮忙,就得全仗嗓子。有味没味嘛味,都在单根一条线里,必得有气有神有势有质有变幻有看头嚼头品头才行。笔尖不过手指头大小,蘸足不过一兜墨,必得会使,再说一丈长的线,还要悬腕悬肘悬臂拔气提气使气,站在原地不成,横走三步,才能把笔送到头。黄山寿不知轻重不知手法不知窍门,愣来愣干,线走一半,只知换步,不知换气,一下撤了劲儿,线打疙瘩,再用气,劲不匀,忽粗忽细忽轻忽重,手下没根,笔头打战,变成锯条了。黄山寿把笔一扔,脸赛白布。

 这一来,没人敢上阵。名气顶大的张和庵,专长工笔花卉,平时都是小笔头,哪敢贸然出手?到了这节骨眼儿,谁都明白,一栽就栽到家,不如装傻充愣不出声,不叫人看见才好。韩家老爷再让,就成了你让我,我让你,嘴上相互客气,好赛要把别人往井里火里死里推。

尹七爷咔嚓一撂茶碗,起身甩着两条细胳膊走来,这架势赛长坂坡赵子龙如入无人之境。叫人再搬一条长案连上,拿两张纸,接头并齐,使镇尺压牢,这家伙,居然要画一条两丈长的线,真是打古到今没听说过。只见他先在右边这头下角画个童子,再在远远左边那头上角画只风筝。打笔筒抽出一管羊毫大笔,蘸足墨汁,眼睛半闭,略略凝神。忽然目张赛灯,就打这右端孩童扬起的小手,飘出一根绳,赛有风吹送,悠悠升空,遥遥飞去,神化气,气入笔,笔走人走。气带人走,笔领线行。笔头到了两张纸接口处,不磕不绊不停不结,线条又柔又轻又飘又洒脱又劲韧,真赛一根细绳,能打纸上捏起来。笔管在瘦指头里转来转去,这叫捻管。画出的线,忽忽悠悠,有神儿,有味儿,有风儿。他横处走出六步,忽地身子一收,小脑袋黄毛一张,笔头一扬一住一抬,线头刚好停在风筝的骨架上。两丈多的画上,虽说只有一根线,却赛有满纸徐徐吹拂的风。

 没听有人叫好,却看得个个见傻。那些人原本是画画来的,倒赛是看画来的。

 八哥也不管自家身份,对韩家老爷说:

 “您说这画值多少银子?”

 “一尺一两金子!”韩家老爷说。非此不能表示他懂眼。

这话这价,把一屋子天津卫名家吓蒙。尹七爷有根,没蒙,还那神儿。众人瞅他,只能瞅见两个鼻子眼儿。

 天津卫八大家数韩家最阔。有权能治有钱的,有钱也能治有权的。韩家老爷捧的人,县太爷也当人物。打这儿起,天津卫蹦出一位尹七爷。尹七爷画有根,人也有根,过河不拆桥,念着萃华斋知遇之恩,在萃华斋挂笔单卖画。天津卫有头有脸的都来买画,挤成虾酱。只好预先约定,交一半定金,排个儿等候。润笔是韩家出的例儿,一尺一两金子。可“益照临”张家不甘称俗,出价一尺二两,一抬一哄愈抬愈哄。卖一张纸才多少钱?尹七爷抹两笔就成金,这真叫点纸成金。

用毛笔画一条线,结果竟难倒了整个天津卫画坛!

 故事叙到这里,我是由衷地佩服,不知各位如何感受。

 就今天的大环境,有人也曾用“怒批古人”“叫嚣名家”的方式博得了一些彩头,但从我从事十几年的书画艺术服务工作角度来讲,我还真是希望以上故事中所描绘的这样的场景出现在当下。

当然,今非昔比的时代,现在也几乎没有哪家机构敢如此策划,同时也不会获得当下一些名人的站台陪衬。

中国书画艺术服务中心www.sh1122.com的“走向艺术的神坛”,无须邀人站台,更无须人力、物力、财力的场景,只需作为艺术人的你敢把自己的艺术作品功力水平通过这个神坛PK一下一定高度价值的“参照人”“参照作品”,同样也会有这样的实际效果。

只是,你敢“走上艺术的神坛”吗。

撰文  吕源    中国书画艺术品服务中心www.sh1122.com 全国经纪人秘书处 秘书长

 附:名文化·寻在世界·寻在中国之“发现”“挖掘”“品鉴”“推崇”隆重招募合作伙伴

电话微信13864044999



相关阅读: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打印】 【纠错】 【评论】 【主编信箱
(责任编辑: 徐风华 )
 相关资讯
周思聪《雨中少女》赏析 字体演变中的“回溯”现象
邮票还有用吗 哪些邮票值得收藏 天珠的收藏与鉴赏
故宫文物南迁秘闻 近8年7000余箱文物… 艺术史上的“悬案” 这些画为什么没画完
古蜀菁华: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亮相国家博物… 廉政文化书画展书画笔会举行
超养眼!这场书画作品展带你走近姑苏的“书… 创卫掀高潮,书画添光彩
书画作伪七种,旧画补题、换款最难鉴别! “军旅书画家作品展”南京图书馆开幕
新闻资讯投搞
×关闭 国内外招募合伙人